笔趣品书网 > 快穿之坚持做个老不死 > 第190章 番外——无白圣的红楼界

第190章 番外——无白圣的红楼界

    元熙三年七月十六,甄老太妃寿命已至,薨逝于自己的寝宫中,太上皇特令以国孝待之,勋贵百姓皆守孝三月。

    半年后,甄家被查出实罪。

    革职,抄家……

    太上皇并未阻止,只是要求不得扩大,不得流放等等,所以最后,甄家虽然既丢了官位,还丢了祖宅,以及多年积攒下来的底蕴,但至少所有人都很安全,也没被流放边疆,或者坐牢吃苦。

    再加上女子嫁妆和族田并不在抄家的范围之内,所以绝对算是妥妥的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依旧属于地方士绅。

    另外,他们家还有一个女儿是北静郡王的王妃,与其他家族也世代联姻。

    所以并不用担心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至少一两代之内不用担心,但如果未来三两代后裔都没出息的,那就不好说了,恐怕怎么也避免不了逐渐衰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柳湘莲捡到的那本石头记,自然是毫无动静,毕竟一切都在按原定命运轨迹发展着,而柳湘莲自身所作出的些许改变,也就是尽量避免与薛蟠接触,对于原命运轨迹的影响,可以说是微乎其微,几乎约等于零的那种。

    没影响就不会导致时空震荡。

    定位器也无法借机激活。

    异世界那边的人以为柳湘莲知道未来很多事情之后,就算不借着对未来大事的了解,逆天改命,怎么着也应该给自己截取更多好处,乃至于复兴家族。

    但现实情况是,柳湘莲根本就没那么多心思想法,看完石头记,唯一想改变的就是,日后不要与那尤三姐定亲。

    免得生出误会,害了人性命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不跟坡足道士出家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是丁点都无法理解,自己未来为什么会烦恼丝尽去,跟那个坡足道士出家,即便因为误会尤三姐不干不净,要求退婚,导致尤三姐自杀,他最多也就心生愧疚,并没有出家理由啊?

    而这两件事,都比较靠后。

    所以,柳湘莲此时自然是没什么动作的,警幻仙子的计划也正常推进着。

    只有异世界那边比较焦虑。

    毕竟定位器投放出去,绑定宿主都已经三年了,按理讲,就算那个宿主没有金手指,能力也不是特别强大,三年时间,多少也足够折腾出些事儿来了。

    并导致时空震荡。

    定位器正式启动。

    然而现实情况是,那个定位器明明安然无恙,却跟被毁坏,彻底失联了一般,三年下来,是一丁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定位器可是必须回收的。

    如果定位器不能正式启动的话,又谈何回收,回收起来必然要麻烦很多。

    所以,当定位器投放出去的第四个年头,依旧没有被正式启动之际,异世界相关部门那边便急了,急着要求赶紧调整计划,不以完成最终任务为目标。

    只求安全回收定位器。

    为此他们不得不启动备用方案,也就是利用高能暗物质武器,根据定位器的定位,悄悄开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空间缝隙,激活定位器的一个辅助功能。

    直接轰开一个位面通道,相当于开战,但打开一个芝麻绿豆大小的缝隙。

    比放蚊子进来影响大不到哪去!

    而这个辅助功能只有一个效果,那便是放大宿主的各种情绪,包括野心之类,这也是他们为了以防万一,防止宿主太过于咸鱼躺平,没有野心,乃至不想改变命运,特地留的一个辅助功能。

    没有野心就创造野心嘛!

    这点小手段他们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借着那芝麻绿豆大小的缝隙,索性将定位器彻底启动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定位器彻底启动,双方贯通连接上的那一瞬间,会散发出比较浓烈的异界气息,很容易引起世界意识的关注。选在时空震荡的时候彻底启动定位器,是为了借时空震荡转移世界意识的注意力,以便遮掩浓郁异界气息。

    转移注意力和遮掩气息是核心。

    其他种种只是为了促成这件事。

    随着定位器内部所蕴含的情绪放大程序启动,柳湘莲原本相对稳定平和的情绪,很快便开始出现变化。外在表现就是唱戏变得更容易入迷,有时候情绪会更加极端化,原本一些内心压抑着的情绪,或者说,本来能心平气和看待的一些事情,现在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比如族里面某些人看不起他,觉得他在外面偶尔唱戏,实在是有损门楣。

    比如看到有人卖儿卖女。

    又比如看到有人受权贵欺压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无所谓,或者说看多了无所谓,现在他则是会愤懑,甚至于半夜回想起来,都觉得内心一口郁闷之气难以疏解,恨不得来个行侠仗义,大义灭亲之类,总之,整个人变得更情绪化。

    变得更加的冲动。

    也可以称为,逐渐的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而结果就是,薛蟠被他刺死了。

    原命运轨迹里,薛蟠不是曾经调戏过柳湘莲吗,柳湘莲看完石头记后知道这件事,一直有刻意避着薛蟠,他并不想因为还没发生的事,就去对付薛蟠。

    也不愿意真跟他碰上,被恶心到。

    但在最近情绪不稳定,有些失控的情况下,很多事情做的就没有原先那么谨慎周全了,比如说刻意避着些薛蟠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两人碰上面。

    以及薛蟠这个颜控,压根就不顾柳湘莲是个身携宝剑的翩翩侠客,当即便被他的美色所惑,并且上前调戏人家。

    动手动脚,就差动嘴的那种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情况下,柳湘莲虽然依旧会很生气,很不满,但最多也就打他一顿,给他个教训,但奈何现在的情况不太正常,他的情绪已经被放大了将近两个月,没出事,全靠他努力克制着。

    可薛蟠的调戏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直接导致柳湘莲彻底破防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双目猩红,失控拔剑。

    雌雄剑并起,雌剑刺入他的心脏当中,雄健则是割喉,只两剑一招,一脸暧昧笑着的薛蟠,便直接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以及边上其他人的尖叫声,总算让柳湘莲稍微清醒了些,并在惊慌失措中扔下手里的雌雄宝剑,匆匆回去,准备收拾些金银,先逃走再说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精通律法,但也知道杀人是大罪,更别说还是当街杀人,以及杀的是薛家主脉独子了,不同于理国公府大概率不会为他这个旁支子弟出头,知道自己独子死亡的薛姨娘,绝对有能力拿出足够打动贾和王家的银子来复仇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落个午门问斩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当然想先逃为敬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石头记总算大放光芒,正式启动,薛蟠死亡带来的影响虽不如太上皇死亡,又或者甄老太妃不死来的大,但也足够引起一定时空震荡。

    让那个定位器彻底启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