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品书网 > 此剑天上来 > 第八十章 桃花剑宗的白衣与桃衣

第八十章 桃花剑宗的白衣与桃衣

    言而无信,向来无赖的张小鱼便这样平静地离开了面馆。

    南岛沉默地坐在那里,看着被自己掀翻的桌子,还有像人间一样狼藉的面汤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他才从怀里摸出来一些钱,递向了王小二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面馆掌柜只是冷笑着看着他,大概当初批判神河的举止给了他极大的自信,王小二却是伸出了手去,大概是想将南岛手里的钱打飞,而后再理直气壮的痛斥一番。

    只是少年的反应却极快。

    王小二的手掌还未挥过来,他便已经收回手去。

    年轻掌柜一掌甩了空,倒是狼狈地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他娘......”

    王小二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便被一道寒光堵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南岛平静地看着被桃花剑抵在喉前的王小二。

    “我掀不得他的桌子,你便掀得我的桌子?”

    王小二沉默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是的,他倒是忘了。

    少年在东海虽然有着细雪剑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是小道初境,依旧不够高。

    至少不如神河丛刃他们那样,可以无视这些人间之人的一切谩骂。

    王小二沉默了很久,坐在那些面汤里,将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桃花剑落回鞘中。

    那些钱被拍在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少年掀帘而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张小鱼抱着剑鞘,安静地站在那条清溪那里。

    身后有少年撑着伞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小鱼微微侧耳,听着风里的脚步声,却也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眼带在十月的风里不住地纷飞着。

    “师弟真不怕死?”

    南岛停在了张小鱼身旁,平静地说道:“师兄也说了,你的剑并不在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南岛的目光落向了张小鱼的怀里,那个破烂的剑鞘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一如当初南衣城的三月。

    少年似乎走了一下神,目光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也许溪畔会有那样一句师兄我们从头来过如何。

    但是并没有。

    一切既定。

    一切不可复来。

    所以少年很快便眼神清明而平静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怕什么呢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南衣城,人间剑宗——或者说,桃花剑宗。

    十月桃花依旧。

    开得很是旺盛繁烈。

    小李蝶便安静的坐在那里,身周有些孱弱的剑意流转着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够重现当初人间剑宗的荣光。

    也许本就不必要。

    人间剑宗是人间剑宗。

    桃花剑宗是桃花剑宗。

    对于李蝶而言,大概唯一的遗憾,便是不能叫做太梅剑宗。

    毕竟他爹叫做李太梅。

    李蝶修行了许久,缓缓睁开眼,按着膝头的那柄剑,倒是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能够两年半,就修成天下大剑修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又觉得自己有些痴心妄想了。

    当初青衣前辈,都是用了一年,才端坐磨剑崖。

    两年半便成大剑修,人间哪能再有那样的人呢?

    李蝶叹了口气,站了起来,打算去二池那边练剑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他便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怔怔地看着那棵桃树下好似仙子一般的白衣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