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十一章用身体打败魔法

    时间流逝,科迪来到魔法学院已经快整整两年,两年的时间也让十六岁的他看起来更加成熟,原本光滑的下颚已经开始冒出一些晶莹的绒毛,不过两年时间基本上没有时间去训练武技,让原本健硕的身材反而消瘦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科迪,你说甘大师给你假期就给你了,为什么还非要你跟斯富林大师的弟子比试一场才肯给你回家。”同样在学院生活两个的索罗兄弟很在科迪身边,要说改变最大的应该就是这兄弟两。两年的时光,加上食堂不错的伙食,让兄弟两瘦小的身体如今也开始高大起来。一年前,两人都被学院一名导师收做徒弟。现在从他们的眼睛里已经看不见以前的胆怯和自卑,只有着坚定和自信,加上那张让科迪认为已经超过自己的脸庞,如果换上一身华丽的衣服,别人只会觉得他们是哪家贵族的少爷。

    科迪听见杰特问,用手搓搓鼻子,无奈道:“还能是为什么,还不就是为了副院长手中那点好东西。两个人从小就争,争到现在七八十岁还在争,两个老家伙自己不出手,倒霉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小的。说起来,副院长也是个犟驴,争一辈子没赢过几次,耍了一辈子赖皮。现在老了不耍赖了,明知道自己玩不过老师,还非要把手里留了大半辈子的好东西一点一点地输给老师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科迪就觉得头疼,两个相处一辈子的老伙计,非要像敌人一样,一见面就吹胡子瞪眼,不是吵架就是打赌。以前拿自己打赌,现在好了,拿自己的徒弟打赌,可怜科迪和那个叫做加西亚的家伙。一开始比天赋,后面比进步,然后比魔法,到了今天,直接让两人同台对战较量。

    不过科迪除了对两个老家伙无语,其他倒是还好,反正就上次输了一次,而且早就看加西亚那小子很不爽了,尤其上次输了之后,那小子满脸嘲讽和嘚瑟的样子,完全忘记了他以往输给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个人干等着,很快甘大师和斯富林大师就缓缓走来,后面还跟着表面谦虚,实际已经快把鼻孔对着天的加西亚。

    来到三人面前,斯富林一摆手,道:“你们两个小子给我到前面的空地去,就在那里开始比试,周围有着防护的魔法阵,不管你们怎么折腾都不会影响到其他地方,放心大胆的用尽你们最大的力量。”说完转身对加西亚道,“这次要是输了,就给我抄十遍魔法全典去。他妈的,上了这老家伙的当,这次我可是赌上了火神杖,要是输了就真的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斯富林的话,加西亚脸一下就垮了下来,十遍魔法全典啊,等抄完恐怕自己孩子都能走路了,虽然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。

    甘大师也对科迪交代道:“记住了,至于胜不许败,赢了奖励你一件法杖,要是输了,你去找斯富林那老东西把魔法全典借回来抄十遍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在幸灾乐祸的科迪变成苦瓜脸,真不知道两个老家伙到底赌得多大,这次竟然还有惩罚了,还是这种不要力气,但是要命的惩罚。看来能不能好好回家,就看自己等下的表现了。很不情愿地应了一声,科迪颓着脸进入到表面被用符文烙印着的空地。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但只是自己第一次参与到里面,之前来过几次,那些学长就是在这里用魔法互相攻击的。

    停住脚步,看着远处同样无奈又脸色严肃的加西亚,科迪吐出一口气,看来要用尽一切的力量了,不然真的很难打败面前这个人。虽然科迪不喜欢他,但是对他的实力还是很认可的。两个差不多一起进的学院,差不多一样的年纪,甚至自己还比对方要大一些,但是两个人的实力几乎没有差距,前几次输给自己,都是因为斯富林大师过分的自信和甘大师订的规则,这次面对面的站在一起,可就没有那些外界的因素能影响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斯富林大师大声道:“好了,现在开始,只有一方没有还手能力或者认输了,比试才算结束,如果平手,那么两个都算输方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科迪抬手道,“斯富林大师,是不管用什么方法攻击对方都可以吗?”

    斯富林想了下,道:“当然不是,比试中不准使用任何的外物,包括法杖和魔法卷轴,只准使用自身的力量。还有问题吗,没有的话就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斯富林的声音落下,科迪左手横在胸前,随着咒语的念动,一具火焰盾牌就立在胸前,盾牌才刚刚形成,就受到攻击,表面泛起阵阵火苗。

    就知道你小子会来这招。

    科迪暗想着,加西亚使用的风元素魔法,在速度上远远超过火元素魔法,如果一开始就进攻,科迪绝对会吃亏的。在两个这个阶段的魔法师来说,风元素的攻击力是不如火元素的,所以科迪自信可以用火盾挡下加西亚能最快释放的基础魔法风刃。

    连续挡住三道风刃后,科迪挥出右手,已经准备好的火球朝加西亚落去。而加西亚也早就准备好了防御的手段,风墙把他很好地保护在身后,把袭来的火球搅碎。虽然挡住火球的伤害,但是火球爆炸后产生的热量是挡不住的,只是一下,加西亚就脸就通红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科迪乘胜追击,撤掉火盾,双手左右开弓,一个接一个的火球朝加西亚丢去,一时间压得加西亚只能维持着风墙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一直持续这架势,斯富林不满道:“这是魔法师的战斗吗?这就是小孩子打架,没一点用,简直就是魔法师的耻辱。就这么下去,就算两个耗光精神力也分不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甘大师则是不慌不忙,道:“急什么,他们两个哪有什么战斗的经验,还不就是靠本能去做,就算分不出胜负,也能看看他们两个到底能撑多久。不过我估计现状不会保持太长时间,这种局面对加西亚很不利,就算伤不到他,光是热也让他很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确实就像甘大师说的一样,加西亚现在已经要崩溃了,一个火球就够热了,现在一个接一个的,感觉自己再继续下去就会熟了。冷哼一声,把面前的风墙推向科迪,趁着空隙赶紧念起咒语。

    见加西亚开始有所动作,科迪也停下火球,同样念动咒语,同手双手还不时地做出奇怪的手势。很快,科迪脸色开始有些惨白,接连的释放火球,加上这个自己唯一学会的中级魔法火流星,让他的精神力有些消耗过大了。科迪头顶上空冒起点点的火花,慢慢地越燃越烈,科迪呼出一口气,右手前指,吐出一声‘去’,阵阵火花如同流星般朝加西亚划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