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六十三.识破

    “巳巳不敢。”

    巳巳眨巴着眼睛,小退两丈望着那雕像,似乎已经被海水腐蚀地看不清原本面貌了,但威严地很,还是有些许胆怯。

    “奇怪...分明是条巳鱼,怎么源力这么浑厚?”

    声音带着点儿惊疑,“罢了,既已如此......”

    女声长叹,雕像开始崩裂。

    江面还是平静地很,江城的水深,一般是不让下水的,水中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下潜就会看到膛口结舌的一幕,江城的水下就像是飓风过境。

    “少主,外间风雪冷,早些进舟去往分宗吧,也好收贡。”

    为首者鞠躬正色,右手比出个谦逊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你是秦凉?”

    陆清远缓步,问。

    “回少主,小子是秦凉。”秦凉手里晃动个牌子,连忙回复。

    陆清远踱步上了舟,众人拥簇中进了舟中室。

    “少主请。”秦凉亲自上茶,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“有事详谈。”陆清远托过杯,一倒,落在木桌上反着浑浊的光:

    “炎覆门在江城动手大不利,没必要使这些绊子,莫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陆清远咧嘴轻笑。

    这只舟上人还不少,也都是一把好手,说是用来保护陆清远这个秦家少主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下毒手法也不低廉,事先就抹在了杯壁,室内火光昏暗,想看清几乎不能,面前这家伙又亲自倒茶饮上一口。

    排解了疑心,本该完美,可惜遇到的是陆清远,真是秦家那小子估计就得遭殃。

    陆清远早起疑了,先前偷摸着混进江城,才进过一个酒楼,不上门专程拜访,恰巧出现在前路,还是巳巳也正好溜走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特地收了孔雀翎却一眼认出来,最后倒茶更显眼,他们为了事后还能栽赃给秦家自己人用的是软骨散。

    拒秦雨告知他的来说,眼前这个秦凉外貌,源气层面没问题,谨慎么,就有点不妥,不应该当街喊他才是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没人见,但强者不少,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秦雨说秦凉最近亲自下江寻珍味不慎被一条大窑鲨要了口右手,伤势不太大但右手有些不利才是,陆清远怎么看都是右手正正常常,后面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秦家少主。”

    这假秦凉一笑,既已看破也懒得否认,挥手散开周边神色凝重的手下,自己又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江城与炎覆门里气候可差得大了,这雨雪纷飞的,可冷死了,在下负炎杰炎覆门小小舵主见过少主,都是出来讨生活的,少主见谅。”

    负炎杰拱拱手,就用袖子擦了桌子。

    负炎杰扯去了伪装,露出本来面目,看着普普通通,似乎混入人群就能找不见。

    “北都的确冷,毕竟也靠近了雪域,负舵主常年立于炎覆门那般熔炉锤炼,一时半会儿不习惯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俗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陆清远自然不会上来就撕破脸。

    “负某知晓少主常年不在北都,不过如此坐怀不乱处事不惊实属让负某眼亮,再观我炎覆门青年辈。

    不论是实力还是胆识根本比不上少主,难怪门主要派我这把老骨头下来干事。”

    负炎杰抱抱拳,捧了一手陆清远。

    “舵主谬赞。”陆清远摆摆手,没多说话,似乎想直接步入正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