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五十一.云烟

    陆清远没必要做太全面的准备,实力也不需要提升太高,就算他七段,不出杀招还是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能杀的都能杀,充其量在狼群中待的持久点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计划就是磨死这帮畜生,所以只要将身法练好就行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秦雨乖乖带着唤鹰的哨子与食粮来到陆清远的院子,只见眼前烟尘四起,呈灰色,连忙放下东西,往里跑:

    “少主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怪的是她的八段实力竟然也看不透这烟,心急之下没管这么多,难道是炎覆门那帮人杀进来了?

    但闻不见烟火味,应该不是着火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随着陆清远一句话,烟尘四散,露出他的人影,陆清远的背后湿透,一直消耗源气,空了再去补充,提升比一味修炼快得多了,还能熟练招式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秦家秘法‘云烟’?”

    秦雨总算认了出来,怎么着舵主各个也都是主家派来的人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?

    云烟算得上高端秘法,能学的人就不多,能熟练的就更少,像少主这般不但一边练着还一边改良的可谓是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少主,小女子先前还觉得少主莽撞,揣测少主的天赋实力,多有冒犯,还请恕罪。

    只是少主这么拼命修炼苦的很,也该适当注意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秦雨急着单膝跪地,向着少年行礼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陆清远摇头,“狼灾压的紧,我先前来歧城的时候见识过一二,若是入了冬寒山上没食了搞不好要跑到歧城来。

    那就不好对付,对于我秦家也不是什么好事,尽快修炼,料理狼灾后我秦家的名头也会响亮的多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好处秦雨自然是明白,但坏处她可承受不起,少主可以借鹰鹫前往,但回来不就麻烦得紧?

    狼灾又不是一朝一夕能料理的,谁也不是至境,北都也拿不出这么强的力量来解救歧城。

    冬一至,要不了多久就得遭殃,这一点有心之人都能看的透彻,但谁也不想做出头鸟,摆明了将自己送狼群里打打牙祭罢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的安危......”

    想了半晌,陆清远都已经又练起来了,她说着,声音也不大,像是嘴漏了。

    “雨姐姐可莫忘了我第二个身份,剑宗子弟。”

    陆清远的声音雾中飘出,如一缕清泉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小女子多虑了,就不叨扰少主修行了,多有冒犯,唤鹰哨与餐点都在院口桌上。

    若是少主决心前往寒山,还望通报一声,也好让小女子尽一份薄力。”

    秦雨打了个寒颤对着烟雾行礼,告退了。

    陆清远没说话,继续练,待的耐不住辟谷的时候才停下,都到了傍晚,他走到院门,桌上躺着的餐点都冷了,旁边放着个哨子,还有温火的工具与传音石字符,秦雨倒也贴心。

    秦家啊秦家,可惜你主家与我作对,与我作对还不要紧,就怕你们威胁到我的妮子,可惜了。

    陆清远温过食粮大快朵颐,心中略作感叹。

    第四日日上三竿,秦雨再来的时候,院里除了浓雾似乎还刮着风,少主似乎对云烟又有建树。

    这次她连依稀的人影都捕捉不到了,不客气地说,陆清远忽然一剑轰出,搞不好真能当场干掉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