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三十八.至境

    陆清远温火炼丹,这是个枯燥乏味的过程,当然,只限于药力不相犯的几位植株,不然这也是头疼的一部。

    苏浅允乖巧地收拾掉落的东西,虽然这些都不用她来做,但什么也不干总觉得不太好,刚刚喂陆清远喝水,但他不老实,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随着一声长呼,陆清远一下坐倒在地上,“终于成了。”又摆出大字形躺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声响打破了苏浅允难得的修炼状态,但她满不在乎:

    “怎么样?累不累?什么丹啊,这么费尽心血的?要不先洗个澡?”

    长时间不吭声可把这个妮子憋坏了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陆清远大喘几口气,炼丹对精神消耗很大,疲惫有些,但看到手中躺着的这颗深青色丹元还是欣慰得很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好的。”苏浅允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跑去扶陆清远,手一接触就感觉不对,陆清远体内的源气在沸腾!

    这是晋级的征兆!这到底是什么丹?!他分明先前才四段,而且由于上次开招的原因,并没有达到瓶颈,离五段还有些距离,一次炼丹居然有这么大的提升?

    “嘴张开,啊——”

    陆清远笑笑,朝她作样。

    “啊?”苏浅允下意识张嘴,那枚丹元被陆清远塞到了嘴里,来不及她反应,丹元一下子融化,浓厚的药力自上而下一直灌入丹田,一股源气拖住,慢慢输送到各条经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浅允回头问他,陆清远朝她轻笑,又刮刮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自己炼化吧,药力很温和,其他事我晋升后再予你说。”他说,轻点她脸颊,坐直,一下入了定。

    苏浅允脸上微红,但也好好听话,炼化丹元,药力难以想象的柔和,和一般疗伤药都相差无几,陆清远他到底废了多大心思?

    也不知是药力还是源气的原因,她心里暖暖的,由于太温顺的药力,根本不用上心,她睁眼看看身旁的陆清远,确实有一种说不上来熟悉感,真的以前见过么?

    可是她才十九岁啊,如假包换的北都长公主,从小一直在皇宫长大,门都没出过。

    比之苏浅允的炼化,陆清远的晋升也没有难到哪里去,丹田的唯一一颗丹珠高亮,汹涌澎湃的源气涌入,似乎又在打磨,丹珠从完美无缺的圆形一点一点被削出棱角,饶是陆清远,也完完全全没见过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磅礴的源气让他一下子摸到了四段的瓶颈,稍一聚集,五段的屏障就像是一层纸片,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药力在源气引动下一遍又一遍传过苏浅允的经脉,丹田中的丹珠在震颤,不是痛苦,是舒畅,她原本也算至境,但至境无丹珠,丹田内是个识海,等到真如海般辽阔之时,便是臻境。

    可她先前丹田内别说是识海,就是识潭,识泉都没有,只有九颗丹珠撑撑场面,但现在不一样了,每一颗丹珠都在碰撞,融合,它们之间的空隙在一点点缩小。

    “哄——”

    苏浅允只觉得脑袋中一声脆响,眼前无比澄亮,她连忙观丹田,如有溪水川流,源气比之先前浓厚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至境,真真正正的至境!

    站在北都之巅的至境!有了这份力量,可护北都江山,可斩昏黄乾坤!

    苏浅允蹦起来,望向那少年,少年远眺窗外,还沾着水珠的发丝飘动,她走上前:

    “傻瓜!这么辛辛苦苦炼丹,寻药材,为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