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四.内阁

    只是陆清远脑中翻涌些许闭关前事的时间,他已是踏上了八千多阶剑宗的阶梯。

    山下从无声到哗然,哗然又到无声辗转数次,现在只敢看着陆清远踩着阶梯像是要走到天际。

    若不是旁边灵剑翻飞,剑气涌动如实质,所有人都要以为万阶剑山已长眠了,每一道汹涌剑意落在陆清远身上却如泥牛入海,激不起一点浪。

    山下的纳新仪式仍是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但更多人目光望着那单薄的身躯,似要越过云霄。

    “浅允从来不会看错人,但他真的超乎浅允的预料,真是,天才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星眸中光彩熠熠,玉手捂唇,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什么人,北都,不,东洲什么时候出现过这号人物?”

    男子发问,心中有些发怵,声音都在不经意间颤抖,这种事,问所未闻,见所未见,而且这个少年样貌更是无人熟悉。

    “父上,东洲数百年间根本没出现过这号人,他像是从天上来。”

    少女摇头又摇头,回答不上来,她相信自己的眼睛能看穿一切,但却在人群中微瞥他一眼她便开始不信了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巨大的爆破声从山上传来,带着叮叮当当不知多少神兵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陆清远最后一步踩上阶梯,逐鹿剑宗万阶梯共计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一阶,他全数走完,毫无源气外放,剑意都是收拢。

    最后山上不知多少灵剑和气磅礴万分的剑气瞬间散开,在这剑宗主门上发出爆音。

    连这寻常至境都无法撼动的山门上留下了数寸的深痕,似要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万阶剑山上每一把剑,每一道剑气都竭力想拦住他,但即使极尽全力也无法留住。

    待至他踏上山门,一声轻灵的剑吟声似是穿过整座山,摄入所有人的心魂,剑宗山下,到底镇着怎样一把神剑?!

    “逐鹿,你果真在等我。”陆清远心中轻笑。

    剑宗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剑宗上第一个对陆清远说话的是个长老打扮的中年人,腰间系着一令牌,上面刻着“一剑”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陆清远张了张嘴,却没说话,他也不能真报上自己的名字,于是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有志气,猜到自己定入十五主剑阁之一,阁主自有赐名,连自己姓名都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人大笑两声,鼓了鼓掌,看着陆清远的目光似乎更带几分赞许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陆清远又沉默了,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想这么多,怎么当上的阁主?陆清远摸着藏在自己衣里的那块令牌,比一剑阁阁主的腰间令牌看上去似乎还要繁杂几分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这连上万节阶梯实属开宗来从未见过,这般天赋定是可自选我们十五主剑阁其中一阁,若是来我一剑阁我定教你极上乘剑法,保你百年内入至境!”

    一剑阁阁主又道来,还真是一阁主,果然是没被陆清远猜错。

    百年内入至境,对于常人来说莫过于天方夜谭,但对于陆清远来说简直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一十五主剑阁可有逐鹿阁?”

    陆清远终于说话了,却没回答他,反而是毫不客气的反问一剑阁主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的身份,放王朝可都是要抖三抖的,这么一个少年,却是波澜不惊,心中更对其感到满意,哪怕是以剑宗的角度,都是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但他这阁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