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二十一.劫道

    以他们的脚程,一天足矣到达北都边境,还是比较闲散地前行。

    走了大约十数里,途中也遇到几个客栈,他们也懒得歇息,遇到几队人马,都是闲闲散散的,也是善类,随便聊两句就各奔东西,无聊的紧。

    “乏了乏了!歇会儿!”

    苏浅允晃荡两下腿,停住喊着,自顾自坐了下来,这一整个绿色平原,看多了确实乏得很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昨晚给了那店家什么好处?送了这么多吃的,又好生相待。”

    苏浅允翻翻纳物袋,掏出个小巧精致的糕点,一小口一小口吃着,也不知道这般胡吃海喝,身材却又十分苗条是怎么保持的。

    “我让几个侍女给你换了衣裳,太晚了过意不去,给了本低等剑法。”

    陆清远如实交代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苏浅允差点呛死,“斩蛇阁主给你的?什么品阶?”

    “低级得很,名字又难听,没记。”陆清远说,几分嫌弃。

    “剑法不同于招式,算比较稀有的东西,最低等都得卖上一两黄金,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了?那算不算剑宗的东西?”

    苏浅允膛口结舌,剑法在她眼里并不太罕见,但随便当了小费属实阔气。

    “这种东西都有人要......”

    陆清远价值观明显不同,他也觉得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劫道的大爷行行好,我们的货物不能丢啊!要多少盘缠都可以商量...”

    不远处好像有不太融洽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哟,这车里还有个小美人儿?兄弟们,今个儿可赚到了!晚上有的爽!”

    污言秽语飘进苏浅允的耳朵,带着小女孩儿的尖叫,她一下动了怒,手上已是紧紧攥着落樱。

    “去瞅瞅。”陆清远看她模样只得答应她,正好也无聊。

    果然不远处正有一帮劫匪在劫道,约莫二十来个,看上去确实凶煞得很,为首那个大马金刀跨坐着,不说话。

    叫嚣着的那个看上去就矮小一点,少了只耳朵,贼眉鼠眼地从马车里拉扯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旁边倒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,应该是这个小小商队的领头,整个商队两三辆马车,应该也不去什么远的地方所以没雇镖局,这就出了事。

    陆清远远远换了黑衣,苏浅允衣裳很多,侍女给她换的是一身白罗裙,如出凡尘之仙。

    但这位仙子现在动了怒,手上剑芒连连转动,玉脸若冰封。

    但这几个劫道的实力也不差,多数三四段,有几个五段,领头一言不发的那汉子和一直叫嚣的各自六段,是一股强劲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不待陆清远拉扯,苏浅允砰地落在人马中,一剑翻飞,直直要斩落那恶人歹毒的手,只见那贼眉鼠眼之辈一瞬放开女孩儿一短匕横空一断,竟也堪堪挡住。

    陆清远说的没错,苏浅允现在实力强制压制在七段不到,用了更高的力量只会对她自身产生不小影响。